陆总,追女人要光明正大,你倒好强娶豪夺,这下到嘴的媳妇跑了吧

深知陆琛真实面目的涂娇娇总算是逮到他跟宋佳觅感情出现裂缝的时候,心想此时不说更待何时,总不能等她羊落狼口的那天吧。“那就别讲,免得我听完你说的那些话,心情更加不好。好个陆琛,说是出差,原来是带着前任一起,还藏着掖着不说。

“不行,事关你的终身幸福,我不能不讲。天知道在陆琛的各种警告打压下,她活得有多艰难,有多克制压抑自己的嘴巴。

宋佳觅瞥了眼陆琛发的消息,然后将手机倒扣,看向涂娇娇,眼神示意她可以讲。

“就是……那个……”真要讲的时候,涂娇娇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手指就着纸巾,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毕竟她要拆散姻缘的对象是陆琛,还是已经订婚的那种,整个滨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男人,索性眼睛一闭心一横,“就是那天晚上要求换房间的人是陆总,而且将秦淮打得半身不遂的人也是陆总。那晚原本应该是秦淮和她的婚前旅行最甜蜜一夜,最后变成最悲伤的一夜,莫名其妙跟陆琛睡在一个房间那啥那啥了,秦淮又莫名其妙消失不见。看宋佳觅那表情,涂娇娇知道,自己的这个解释有点多余。

“那什么,其实那天早上我想跟你讲来着,可是陆总的人时时刻刻盯着我,还对我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恐吓,我差点没吓尿裤子,一万个想说也不敢说了。

电话短信微信QQ,全都石沉大海,几乎是飞速赶回滨市的陆琛扯了扯领带,英俊轮廓硬挺分明的脸此时此刻没有多余的表情,除了寂静的沉,还是寂静的沉,吓得司机和副驾驶的助理都不敢用力呼吸。结束和管家的通话,陆琛拨了一通电话出去,嗓音冷沉至极:“不管你这会是在南极拍企鹅还是在北极拍熊也好,立刻,马上,回滨市。

陆琛直接掐断电话,按了按直突的太阳穴,闭上双眼靠在车后座问助理:“太太这会在哪?”助理如实回答:“和涂娇娇小姐一起,在市中心一家叫Meeting you奶茶店。直到天黑,直到晚饭的点过,直到门禁时间过,陆琛猜想到了结果,灭了手里的烟,拿过管家递过来的外套,开车出去找她。有些事,既然发生,既然揭晓,就没有必要继续隐瞒。

只是,所有的结果他都想过,就没想过宋佳觅闭门不见他。

此时此刻,在她的眼里心里,他怕是一个细思则恐且心沉如海的商人。这一晚,涂娇娇同样难以入眠,怕自己小命不保。

两天后回来的陆媛,看到自家弟弟的德行,忍不住吐槽:“早就跟你说过追人家女孩子要光明正大,可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鸡飞蛋打。标题:商界枭雄陆琛,追妻三岁半,反变强娶豪夺男见宋佳觅飞奔开门那瞬间一闪而过的失落,作为过来人的陆媛了然于心,余光瞥了眼楼梯道的方向,然后道:“弟妹,不是想见的人,可还给面子放行,让我进屋坐坐?”宋佳觅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主动打开门放行。打量了一下环境,陆媛回头笑看宋佳觅:“小佳觅,你这不错啊,有人味,比陆琛那家伙的鬼屋强多了,要我,也不想回去。

“我不是来替陆琛说好话的,我只是过来补充几点,想必他的那些令人发指所作所为你也知道了,我就不重复一遍了。目光落在两人的合照上,望着陆琛眼底难掩的温柔,陆媛简单明了道:“第一,那晚喝你的酒有问题,至于是谁我就不知道的,陆琛呢就趁人之危换了你们的房间,当然,关键时候他怂了,你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可以作证,因为你的衣服是我亲自换的,至于他为什么怂,大概是那啥不行。第二,陆琛那家伙确实脑子不正常,身为他姐的我深有体会,别人追女孩都是正大光明,他倒好直接强娶豪夺,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他那张扑克脸。

想了想,好像没第三,补充完毕,我走了。最终,还是陆琛先开的口:“秦淮的事抱歉,但,若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将他打到半身不遂。一个西装革履空有一张嘴且骨子里不图上进的男人,既想得到真爱又想坐拥金山,无疑是痴人说梦。

头条完结/连载小说:《黑化夫人不好娶》、《重生:锦鲤小才人升职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