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民的儿子到“带货一哥”,辛巴的成名史,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2020年10月,辛巴在上海世博洲际酒店门口,跟热情的粉丝互动,因为现场的粉丝太多,导致道路被堵,车辆难以通行,酒店的工作人员就对辛巴的粉丝喊了一句“让一让”。正是这句“让一让”,让辛巴大发雷霆,他指着工作人员问“你是干什么的,你好好说话!”随后进入酒店,要求工作人员道歉,在一番折腾后,他微笑地对粉丝说:我给你们每个人在这里开一间房,让你们都成这里的客户。

这时候的辛巴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未来的半年里,他会遭遇糖水燕窝,王海打假,复出封路引争议,被人民日报点名,醉酒退网第二天复出等一系列问题。

其实经常看辛巴直播的人应该能看出,辛巴一直以农民的儿子自居,将自己塑造成不畏艰难创业成功的社会精英,从农民的儿子到“带货一哥”,辛巴的成名之路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辛巴原名辛有志,1990年出生在哈尔滨市通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那时候辛巴家是真穷,一家人住在一个四面漏风的仓库里,在这样的环境中辛巴住了五年,那时候他的理想是能有个温暖的家。

在辛巴五岁这一年,一个名叫王海的人买了两副索尼耳机,后来发现是假货,头脑灵活的他开始寻求赔偿,没想到最后得到一千块的赔偿,这让他尝到了甜头,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打假第一人王海诞生了。

只是王海怎么也不会想到,多年以后他会跟小17岁的辛巴扯上关系,更不会想到因为他的打假引发了巨大的网络舆论,甚至对直播带货这个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说回辛巴,所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自小学习不好的辛巴很早就辍学了,为了贴补家用,白天辛巴跟着父亲去超市帮忙,晚上去倒卖树蛙,好的时候能赚上千元。

与辛巴能赚上千元的收入相比,此时的王海遇到了信誉危机,他在调查电线造假事件的时候,向企业要100万私了,没想到被公布于众,至此他被贴上“敲诈勒索”的标签,无奈之下王海只能暂时退出打假的圈子。

而此时的辛巴认为想要有大的作为,就要进入“大城市”哈尔滨,那里才是有钱人的天堂,但是父亲担心他年龄太小,外出会被人欺负,不同意辛巴远行,因为这件事两人大吵一架,倔强的辛巴还是走了,临走前对父亲说:你看着吧,20岁的时候,我一定买辆北京现代伊兰特。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的车。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哈尔滨不断被冷风打磨的辛巴,逐渐失去了最初的棱角,他开始变得务实,19岁那年,辛巴跟父亲要钱在县城开了一家水果店,本想借此安稳度过余生,无奈天不遂人愿,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辛巴就负债60万

与辛巴的郁郁不得志相比,打假人王海凭借耐克欺诈消费者的案子,重新回到打假的圈子,并且让耐克赔偿了487万的罚款,这让大众看到打假第一人并非浪得虚名。

辛巴为了偿还债务,他决定去日本打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听说在日本一个月能拿到三万元,算算日子两年就能偿还债务还有富余,然而事实并非他想的那样美好。

在日本他没有得到想要的生活,相反他还被亲戚赶出了家门,只能睡公园,车站,购买过期的食品,总之没人看得起他,甚至一块来日本工作的人都不肯借钱给他,现实再次狠狠打了辛巴的脸,他发誓要出人头地,要过得比他们都好。让辛巴没想到的是,机会很快就来了,当时日本的花王纸尿裤在国内非常畅销,很多当地中国人买了后卖给贸易商,一包能赚3.5,辛巴觉得是个机会,他开始倒卖纸尿裤,但是在这过程中,他发现单靠他自己太慢了,于是他开始团队化运作,号召当地的留学生一块操作。

那时候应该是辛巴人生中的第一个高光时刻,每天晚上他最享受就是告诉国内的父母今天又赚了多钱,这样的运作模式,也成了辛巴直播带货团队的雏形。

然而你永远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哪个先到,就在辛巴将公司做到千万级别的时候,他因为非法雇佣留学生,被日本警方抓捕,并且因此蹲了两个月的监狱,随后被遣返回国,日本的经历不仅让辛巴体会到了失败的苦楚跟成功的喜悦,更重要的是让他有了利用信息差赚钱的想法。回到国内后辛巴跟随潮流做了网店,据说一个月的营业额能达到15万,但是这个数据跟他倒卖纸尿裤相差甚远,此时辛巴敏锐地发现,现在公司对公司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公司直接面对客户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

而恰好这一年短视频兴起,某手平台仅用了3年的时间,就成为拥有了4亿用户的行业领军人物,巨大的客户群体成了最吸引辛巴的地方,2016年,26岁的辛巴决定入驻快手,这是一个改变他人生命运的决定。

刚进入平台的时候,辛巴主要通过讲述自己创业经历跟抽奖活动吸引人气,但是事实证明大众对这种“鸡汤”般的创业方式完全没有兴趣,无奈之下辛巴只能另想办法。而在这个过程中,辛巴认识了后来的妻子初瑞雪,初瑞雪也并非简单的女子,她曾经获得央视某频道的称赞,加上辛巴农民儿子的形象,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辛巴也成了头部主播。

不得不说,辛巴是幸运的,此时平台正在为如何增加营收犯愁,毕竟类似的产品层出不穷,平台也需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这时候直播带货应运而生。

辛巴多年的经商经验让他在带货中如鱼得水,带货第一年他的团队直播成交额就达到400亿,而他自己就有133亿,辛巴也成立了自己的辛选团队,这个团队也成为平台六大家族之一。

事业上的成功,让辛巴开始变得无比的高傲,尤其是2019年,辛巴跟初瑞雪的婚礼,不仅地点选在了鸟巢,而且还邀请了成龙,王力宏等42为明星,光良亲自唱了祝福歌,张柏芝献上了自己的礼物,整个婚礼花费了七千万,跟黄晓明,杨颖的世纪婚礼有一拼。

不过两者还是有区别的,辛巴在婚礼现场进行90分钟的带货,成交额高达1.33亿,辛巴的这场婚礼不仅让他获得平台外的声誉,而且还让他获得不菲的经济利益,可以说是真正的一箭双雕。

此时的辛巴已经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在与主播竞争平台一哥的时候,辛巴对平台喊话说: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类目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跟资源。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辛巴甚至对平台的高管说出,我会创立一家跟你们平起平坐的公司,珍惜我吧。

众所周知水能覆舟亦能载舟,鉴于辛巴的带货能力,平台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也为平台提了个醒,太依赖个人发展并非长久之计。

而辛巴靠的就是自己的8400万粉丝,在对粉丝方面辛巴一直树立了给“家人”最便宜的价格最好的产品的形象,但是这种形象的树立好像每次都会被打脸。

比如李佳琦在直播的时候,得知薇娅也在带同款的产品,并且价格比他低了20元,李佳琦当中宣布跟这个产品终止合作,并且号召粉丝去退货,李佳琦的这种行为让粉丝感到,他是真的在为粉丝考虑。

同样跟张雨绮一块带货的时候,张雨绮将产品降价200元,并称自己承担降价的部分,然而随后辛巴却说张雨绮没有承担降价部分,是自己补贴给用户的,结果张雨绮发布公告,称张雨绮全程是按照既定价格带货,没有任何的不妥行为。这件事让很多人觉得,原来最初定的价格就是低200,辛巴所谓的自己掏钱补贴,好像根本没有这回事。

在不断的套路“家人”后,辛巴终于出事了,他带货的燕窝被家人称是糖水,这个视频瞬间火爆网络,而辛巴在直播间公然宣称他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这是有人故意要搞他,他要走法律程序告他,不论多久,哪怕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在这件事不断发酵的时候,王海的眼睛盯上了辛巴,他拿着辛巴的燕窝去做了鉴定,结果证明,这就是糖水,没有燕窝成分,面对铁一般的事实,辛巴在直播间哭泣鞠躬道歉,最终辛巴被封禁60天,罚款90万,并且对买家进行买一赔三的补偿。时隔60天后,辛巴在复出的时候,带领旗下主播,进行了盛大的欢迎家人回家的仪式,全部主播90度鞠躬致敬,而辛巴更是单膝跪地,只是不知道拳头撑地是个什么内涵。在复出当天辛巴带货超过20亿,但是随后被曝出上千的机械表涉嫌虚假宣传,手机是贴牌的等问题,让辛巴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不仅如此,在辛巴复出的时候,进行了封路,让很多上班的工人迟到,人民日报点名:谁给你封路的权利。

而更加糟糕的是,在平台公布的营收中,其他营收已经超越带货营收,也就是说,以后直播带货并非平台利益的唯一增长点,辛巴以及他的辛选也将不会再有高人一等的权利,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辛巴在徒弟直播间,说被资本,被平台打败,他要退网。

这个发言震惊了所有人,辛巴退网也迅速登上热搜榜,然而让人意外的是,第二天辛巴如常直播,并称当时自己喝醉了,记不清了,这个解释真的好敷衍。总之辛巴能从农民的儿子走到带货一哥的位置,其中不仅有他过人的胆识跟敏锐的市场观察力,而且还有初瑞雪,幕后资本大佬的扶持,但是如果辛巴还一直如此高调行事,不知道收敛,恐怕这条路不会长久,毕竟王海说,原则上他是可以二次打假的。

相关文章